養兒不孝是最令人難過的事情,有時候連動物都知道報恩。今天分享一則:

相傳,早年間永安鎮里住著一個叫翠云的寡婦。翠云的丈夫去世后,翠云帶著不滿一歲的兒子石頭,靠村子后面的十幾畝果樹林,撿果子賣果子度日,村里面的人都喊翠云叫「果娘」。翠云的丈夫死后,她一直沒有再嫁人。翠云每天晚上嘴里面都要哼唱著:「好石頭,乖石頭,石頭是娘的心頭肉……」哄兒子睡覺。

轉眼間,石頭已經長到八、九歲,這孩子生性調皮,掰東家的玉米,偷西家的雞蛋,可沒有少讓翠云操心。這一天,翠云家院子里的大柳樹上遷來一對烏鴉。那么高的樹枝,石頭竟然爬上去掏烏鴉蛋。石頭沒有找到烏鴉蛋,卻抓住四只剛孵化出來不久的小烏鴉。石頭把四只小烏鴉抓下來,用菜刀剁掉烏鴉腦袋,再用泥巴將烏鴉包住,在院子里面點起一堆火烤烏鴉吃。

翠云從果樹林回家后,看到兩只大烏鴉盤旋在柳樹頭上不停地慘叫,再看一眼地上的四個小烏鴉腦袋和一地的烏鴉毛,翠云就什么都明白了。從外面瘋夠了的石頭回家后,翠云把石頭拖到大柳樹下面,用柳樹條把石頭狠狠地抽打了一回。其實,翠云打石頭的原因主要是,那么高的大柳樹,石頭萬一要是不小心掉下來,可就沒了小命。

從這天以后,翠云心里對那對大烏鴉總是感覺有些愧疚,每次從果樹林回來總會捉一些小蟲子放到樹下,喂烏鴉們吃,果子豐收的季節,她更是把大把的果子、蟲子喂給烏鴉。久而久之,樹上的烏鴉越來越多。

到了石頭十八歲那一年,翠云給石頭娶了個叫紅英的媳婦。

紅英自從嫁過來以后,就一心想著要把婆婆那十幾畝果樹林掌握到自己手里,紅英心里盤算著,只要自己掌握了家里的錢柜子,這個家里就是自己說了算!

翠云禁不住紅英的死磨硬泡,就把果樹林交給了兒媳婦。要說也是紅英有福氣,自從紅英接管了那片果樹林,恰逢風調雨順,果葉長得又大又好,樹上的果葉長得又綠又大,果子結得又圓又亮。這一年,果子大豐收,紅英又生下一個又白又胖的大小子,把翠云高興得整天嘴巴都合不攏。

自從紅英生下大胖小子,翠云的心思就全部讓小孫子給占住了,每天都要抱著寶貝孫子在村子里面轉悠,嘴里面哼唱著:「好孫子,乖孫子,孫子是奶奶的命根子……」

紅英漸漸感覺自己成了這個家里的功臣,開始原形畢露,對翠云和石頭吆來喝去。

這天,翠云給孫子搖著扇子,在大樹下面哄孫子睡覺。突然,紅英的尖叫著沖過來。原來,翠云一時沒有注意,一塊烏鴉糞便正好落在小孫子的臉上。紅英開始借機吵鬧,說是婆婆愛烏鴉勝過愛小孫子。

石頭聽說后,想起小時候娘因為烏鴉打自己的事情,他一氣之下開始用斧頭砍院子里面的大柳樹。翠云和這群烏鴉在一起生活了這么多年,也是有了感情,她流著眼淚勸兒子給烏鴉們留下一個住的地方。石頭生氣的對娘喊道:「那好,你以后就跟著烏鴉住吧!」

石頭和紅英找人在村子的西邊蓋起了幾間新瓦房。石頭領著老婆、帶著兒子搬進新家,把翠云一個人孤孤單單的扔在老房子里面。

翠云因為想孫子,每天都要跑到兒子的新家去看小孫子。這天,翠云用掉在樹下的烏鴉毛編了一把小羽毛扇,送給小孫子玩。誰曾想,從外面回來的紅英看到兒子手里面的羽毛扇,氣呼呼的一把奪過來,踩在腳下。等石頭回家后,紅英指桑罵槐的沖石頭一陣叫嚷,說石頭連個「烏鴉婆」都管不住,沒準哪一天兒子要死在「烏鴉婆」的手里。

翠云也知道兒媳婦是在罵自己,只好流著眼淚離開。

從此以后,翠云就再也不敢到兒子的新家去了。她每天都遠遠的躲在兒子家不遠的地方,偷偷地看孫子。孫子笑,翠云就笑。孫子哭,翠云也跟著掉眼淚。

村子里面的人看著翠云可憐,都開始議論紛紛,說石頭和紅英兩口子不孝順。這話傳到紅英的耳朵里面,紅英更生氣了。到了這一年的冬天,紅英故意在婆婆偷偷看孫子的地方潑了一桶水,那些水很快就結成了冰。

翠云再去看小孫子的時候,踩在冰面上,一不小心摔了個仰面朝天。恰好地面上有一塊大石頭,正好硌在翠云的腰間。這一摔,翠云就再也沒有爬起來,翠云癱瘓了。

翠云摔癱瘓后,紅英也裝模作樣地過去看過兩次。然后,就再也不登婆婆的家門。石頭每天過去就給娘送兩頓飯。

到了果子豐收的季節,石頭為了多賣點錢,趕著馬車到外地去賣果子。石頭這一走,可苦了翠云。紅英嫌棄翠云屋子里面的味不好聞,每次都是把冷飯放在屋子外面。翠云等紅英走后,就從床上爬下來,一點一點挪到飯碗前,吃上幾口冷飯。

因為,好些日子見不到兒子。這一天,翠云從家里爬出來,艱難的往兒子家爬。鄉親們見了,慌忙把翠云抬起來,送到石頭家。紅英見婆婆讓鄉親們給抬了過來,臉色大變。等鄉親們走后,紅英嫌婆婆給自己丟了人,對翠云破口大罵。隨后,紅英找來了自己娘家弟弟,把翠云送回老房子。為了懲罰婆婆,不讓婆婆再到處亂爬給自己丟人。紅英讓娘家弟弟用麻袋把翠云吊起來,再把麻袋下面挖上一個窟窿,翠云大小便就能從那個窟窿里面解決了。

再說石頭,他賣完果子,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強盜。強盜不僅搶走了他身上的錢財和拉貨的馬車,還把石頭打成重傷。幸虧是遇到了好心人,才救下石頭一條性命。

三個月后,等石頭一路乞討回到家中,發現家里的大門緊鎖著,紅英和孩子都不知去向。石頭慌忙跑向娘家。一推開娘家的院門,石頭被驚呆了。翠云像是一個大蠶繭被吊在大柳樹下,樹上的烏鴉們正叼著蟲子和果子往翠云的嘴里面送。

原來,紅英看石頭這么久還沒有回來,懷疑石頭是讓路上的強盜殺死了,就扔下翠云一個人,帶著孩子回了娘家。這么長時間了,就是樹上的烏鴉用蟲子和果子養活著翠云。

翠云已經變得癡癡呆呆,她嘴里面喃喃自語:「好石頭,乖石頭,石頭是娘的心頭肉……好孫子,乖孫子,孫子是奶奶的命根子……」

「娘!」石頭哭喊著跪在翠云的面前……

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讓縣令知道了,縣令當著全村人的面,讓人把翠云攙扶著坐在太師椅上。縣令又命令衙役把紅英捆綁在大柳樹下,讓石頭跪在大柳樹旁。縣令問翠云應該如何處置這對不孝的夫妻?翠云看了一眼在人群里不停哭鼻子的小孫子,一下子撲倒在縣令面前,翠云哭著說:「好縣令……菩薩心腸,我這老太婆死了不要緊,我那小孫子可不能沒有了爹和娘……」翠云說完,便咽下最后一口氣。臨死前,翠云的眼睛還在盯著人群里面哭泣的小孫子。

翠云下葬那一天,全村的鄉親們都去墳地里送她,很多烏鴉在墳地上空無聲地盤旋。那天,縣令也參加了翠云的葬禮。等翠云入土后,縣令突然下令,讓大伙都從墳頭上離開。大伙不知道縣令這是要干什么,但是誰也不敢違背縣令的話。大家都離開后,那群盤旋在空中的烏鴉紛紛落在墳頭。烏鴉們放下嘴里的蟲子和小果子,開始刨墳頭上的土。烏鴉們并不知道翠云已經死去,它們是來給翠云送飯。

縣令的眼睛忍不住濕潤了,鄉親們更是哭成一片。石頭大聲哭喊著:「娘……」隨后跪倒在地上。縣令自言自語地說:「寡婦當爹又當媽,養兒不如養烏鴉。娶個媳婦黑心腸,婆婆樹下變繭娘。」

縣令臨走前下令,今后本縣內誰如果敢不孝敬爹娘,就把他捆在烏鴉樹下跪三天,讓他們看看烏鴉是怎么孝敬老烏鴉的。另外,縣令還下令,從此本縣內的居民不準捕殺、傷害烏鴉,違令者罰銀一百兩。

想收到更多趣味新聞?請按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