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我與老公盡孝床前,父把遺產給了弟弟,死後托夢給巨額存款

網絡圖片與文字無關

六年前,我外出打工的時候遇到了老公,那時他和我在一個廠子,他是一名技術工人,因為長得高大英俊,還擅長打籃球,吸引了好多女生的注意,我就是其中一個,但我從來沒有想到最終我們會走到一起。

一次員工聯誼活動,他向我表白了,我們便確立了關系。之後我就把他帶回家了,沒想到父親卻極力反對,理由就是他的家境不好,負擔太重。

回去之後我們冷戰了一段時間,後來又都彼此放不下就和好如初了。我偷偷拿走了戶口和他結為了夫妻,父親因為這件事情一直對我耿耿於懷,有一年多的時間對我都帶搭不理的。

好在老公很上進,在廠里刻苦鑽研,得到了重用,我們的條件越來越好。三年前,父親因為一場車禍徹底癱瘓在了床上,我聽說後心急如焚,打算辭職回家照顧。老公很支持我,陪我一起辭去了工作回到了家裡。

我還有一個弟弟,可是平時遊手好閑的,一出事之後他和弟媳婦隻來看過一眼,就再也沒有出現過。每次打電話讓他來總是一大堆的借口,一開始我還很生氣,慢慢地看開了就好了。

故事:我與老公盡孝床前,父把遺產給了弟弟,死後托夢給巨額存款

網絡圖片與文字無關

這期間一直都是我們在家照顧,老公回來以後很快找到了一份薪水不錯的工作,全家的支出都是他在負擔。白天我照顧父親,收拾家務,做做飯,定期還要帶他去醫院檢查,晚上老公下班後就帶他出去散散步、洗洗澡。我們住的地方是五樓,沒有電梯,每次都是老公一步步背著他爬上爬下。

冬去春來整整三年的時間,父親在我們的照顧下精神狀態很好。從去年開始,父親迅速消瘦下來,我帶他去檢查時查出了癌症,已經到了晚期,說最多還能活半年,建議我們回家靜養。

回到家後,我們對他的照顧更加無微不至了,每天都想著如何能讓他更加舒服一些,隻要有時間他的精神也不錯的時候,都會去周邊走走逛逛。可是到了最後的那段時間,他還是折騰得很厲害,因為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全身,每天不分晝夜地哭喊著,我們兩人隻好24小時不間斷地陪在身邊。

弟弟突然來了,拎著一大堆的營養品,進門就撲到父親的床前,哭得好像父親已經離開了似的。他走之前還交代我要把這些營養品都給父親吃了,可他哪知道父親已經滴水不進隻靠輸液維持著了。

第二天姑姑和弟弟都來了,姑姑帶著老房子的房產證,當著我們的面交給了弟弟,說這是父親同意的,我去問父親,他點點頭,很艱難地說出幾個字,房子要給自家姓的人。

我當時很生氣是老公在一旁拉住了我。一周後,父親走了,當時隻有我一個人在,他拉著我的手想說什麼,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操辦完他的後事,弟弟就很著急地要趕我們走,他說房子他已經聯系好了賣家,能賣30多萬,剛剛夠新房子的首付,讓我們三天內搬走。

故事:我與老公盡孝床前,父把遺產給了弟弟,死後托夢給巨額存款

網絡圖片與文字無關

他走後,我很傷心,畢竟這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不管怎麼說,父親還是很疼愛我的,這里的每一處、每一件東西都有回憶在其中。還有父親的臥室,小時候一到雷雨天氣我都很害怕偷偷睡到他和母親的中間。

我沒有想到就因為我沒有按照他的意願選擇人生的另一半,他就不在疼愛我了。甚至在他人生的最後幾年是我在盡心盡力照顧他,可到最後我什麼也沒得到,甚至到最後他連一句遺言都不曾留給我。

那天我哭的很傷心,哭累了就趴在父親的床邊睡著了。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有父親和母親,他們手拉手走了過來,給我蓋上了毯子,母親還略有些責怪地說,看看都這麼大的一個人了,還不知道好好照顧自己,夜裡睡在著多冷啊。父親接著說,是啊,我一直不放心的是她,還把咱倆畢生的積蓄都留給了她,就放在那個鐵盒子里了。說完他倆就走了,我突然驚醒,看見身上真的蓋了一條毯子,可眼前還有一個人是老公,他下夜班回來看見我睡在那裡便給我蓋上了。

醒來之後,想想夢中的一切像真的一樣,我更加傷心了,伏在他的懷里大哭起來。其實這些天讓我耿耿於懷的並不是房子的問題,而是父親根本沒把我當自家人,是他的信任。看得出來老公也覺得很委屈,雖然沒有說出來,反而更讓我對他愧疚。

哭了好久,情緒釋放的差不多了,想起夢中父親的話,那個鐵盒子,難道是我曾經送給他們結婚紀念日自己親手做的一盒餅干嗎?那還是我上學時候的事情。

我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找了一下,居然讓我找到了,打開一看,裡面是一個存摺,有四十多萬那麼多,一時間我愣在了那裡。

第二天,接到了姑姑的電話,她告訴我存摺的事情,還有密碼是我的生日,這也是父親在知道自己時日不多時交代給她的。父親說,看見老公上進算是放心了,可我們沒房子始終是他的心病,所以把存款留給了我,希望我以後能幸福。

聽完之後,我已淚流滿面,我知道自己錯怪了父親。同時,我也為自己一直無法釋懷,而感到懊惱!

<故事完>

參考來源

想收到更多趣味新聞?請按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