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有錢人這麼想小編Sophia!今天要來說說關於「丞相貪汙自盡謝罪,皇帝一怒將其抄家!豈料抄出的金額,瞬間令百官慚愧!」的事!不知道大家對於這個有多了解呢?一起來看看吧!

 

 

西漢某年,長安縣丞張某下班回家,聽到屋裡傳來異樣的動靜,一時好奇,就悄悄從窗戶往裡瞧,很快瞧出名堂來了,原來是兒子張湯在「審案」呢!「嫌犯」被五花大綁著扔在地上,偶爾還「吱吱」慘叫幾聲。

原來是在審一隻老鼠!老張恍然大悟。家裡之前丟過一塊肉,老張懷疑是張湯偷吃了,不由分說抽了他幾鞭子。想不到張湯為了自證清白,竟然把「真兇」和丟失的肉全給挖了出來,來了個「鼠贓並獲」。老張饒有興味地看著兒子一人分飾數角,將案子審得有模有樣。最後,張湯持刀在手,將老鼠拖到堂下大卸八塊,看得老張胃裡一陣翻騰……

從此,張湯在父親的支援下,把《論語》《道德經》丟到一邊,專心攻讀法學。成年後,他到縣衙當了名小文吏,一干就是多年,始終默默無聞。但幸運的是,張湯在這裡遇到了他生命中的第一個大貴人—田勝。

田勝有個異母姐姐叫王娡,有個胞兄叫田蚡,還有個外甥叫劉徹,這等身份,張湯怎麼高攀得上?原來,在王娡當上景帝的皇后之前,田勝和田蚡還都只是芝麻小官。有一次,田勝被關進長安獄,蒙張湯仗義相救,兩人成了莫逆之交。

(source: 大中國)

 

劉徹劇照

公元前141年,漢武帝劉徹即位,封小舅田勝為周陽侯。張湯時來運轉,不僅被調入中央部門工作,而且通過田勝結識了許多權貴,其中包括武安侯田蚡。數年後田蚡擔任丞相,立即提拔張湯,併力薦給劉徹。劉徹任命張湯為御史,負責查辦案件。在這個領域,張湯的才華確實無人可及,於是到了公元前130年,劉徹欽點張湯主審一樁大案—陳皇后巫蠱案。

陳皇后就是「金屋藏嬌」的那位阿嬌,性情潑辣,是個讓劉徹頭疼的主兒。這一年,她為了爭寵,找來女巫為她祭神詛咒,希望以此除去劉徹的新歡衛子夫等人。事發後,劉徹下令徹查。張湯將此案辦得乾淨利落,主犯女巫被斬首示眾,同黨300餘人被悉數「挖」出,依律判決。隨後,劉徹廢了阿嬌,頓感神清氣爽。

一案成名的張湯,從此官運亨通。他先是以太中大夫身份,與其他酷吏一起制定法令,繼而力壓他們,自己升任九卿之一的廷尉,成為國家最高司法長官。公元前122年,轟動一時的淮南王謀反案爆發,張湯再次擔任主審官,憑藉出色的表現,升任三公之一的御史大夫(副丞相)。

張湯的飛黃騰達,與他擅長揣摩領導的心思不無關係。張湯審案子就像高明的賭徒搖色子,劉徹想買什麼他就能開什麼,極少失手。此外,張湯還擅長髮揮團隊力量。工作受到劉徹嘉獎,他就說這是我手下某某人的功勞,跟我沒有關係;犯錯捱了罵,他就說我手下某人曾規勸過我,和皇上譴責的一樣,我沒有聽從,真是愚蠢。職場上的張湯就是這樣,對上對下,滴水不漏。

(source: 大中國)

 

在其他酷吏視為禁區的社交場上,張湯依然如魚得水。西漢酷吏大都屬於典型的偏執型人格,他們效忠而且只效忠於君主,辦起案來心狠手辣,恨不得將「酷」字寫在臉上,故而人人敬而遠之。張湯則反其道而行之,他非常重視人情。對朝中的名公巨卿,他定期上門請安,風雨無阻;對貧賤之交,他從不擺官架子,大家一起吃飯玩樂,不分彼此。所以,張湯的人緣一直很好,連其中一位不愛搭理他的資深酷吏,也跟張湯稱兄道弟,往來密切。司馬遷則在《史記》中評價道:「湯至於大吏,內行修也。」

但是,不管張湯怎樣塑造自己的形象,他骨子裡仍是一名酷吏,甚至可以不顧及劉徹的意願。審理淮南王一案時,侍中嚴助因與淮南王來往密切,被張湯判處死刑。劉徹認為嚴助只是與淮南王有交情,並未參與謀反,可以網開一面。張湯卻持有異議,他說:「嚴助是皇上的心腹,卻與諸侯王私交深厚,不殺他,就不能杜絕這類事情。」就這樣,嚴助被送上了斷頭臺。張湯此舉得罪了嚴助的一位密友,他的名字叫朱買臣。但張湯那時正春風得意,哪裡會把朱買臣放在眼裡?

張湯任御史大夫期間,漢匈戰爭進入關鍵階段,軍費開支龐大,加上關東地區水旱災害頻仍,國家財政極度吃緊。時代的大不幸,卻是政客的大幸。張湯的天才全面爆發,他每次上朝奏事,滔滔不絕地談論財政問題時,劉徹常常聽得忘記吃飯。那些年國家出臺的「新經濟政策」,如鑄造白金和五銖錢、壟斷鹽鐵經營權、用重稅打擊富商大賈等,都是張湯的首倡。劉徹對他幾乎言聽計從,「天下事皆決於湯」,丞相則淪為擺設。

自此,張湯的事業達到了高峰,但與此同時,他也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當新政策效果不佳時,上至公卿,下至百姓,都紛紛將指責的矛頭對準了張湯。

面對前所未有的壓力,張湯仍然有恃無恐,因為他有極為強硬的後臺。當時,劉徹對張湯的恩寵,在朝臣中無出其右。朝議中,有個大臣發表了支援和親的言論,張湯當即譏諷他「愚儒無知」。對方反脣相譏,指斥張湯「詐忠」。劉徹立即變了臉色,將那人打發到邊塞去守堡壘。一個月後,那人就在戰鬥中丟了腦袋。公元前117年,大農令(管經濟的主政官)聽到別人談論國家政策的弊端時,稍稍撇了一下嘴脣,就被張湯告了一狀,以「腹誹」的罪名判處死刑。這兩件事之後,眾臣在張湯麵前無不戰戰兢兢,畏之如虎。

(source: 大中國)

 

隨著外部環境的改變,張湯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從前那個八面玲瓏的張湯不見了,在他的內心深處,傲慢、自負的種子開始瘋狂滋長。他連名義上的上司丞相莊青翟都不放在眼裡,更不用說其他人了。

有一次,丞相長史朱買臣來拜見他,而他的屁股像粘在座位上一樣,始終沒有站起來還禮。其實朱買臣的資歷比張湯老多了,以前張湯見了他還要跪拜磕頭的,如今卻是這樣一副嘴臉,朱買臣在舊恨之上又添新仇,直欲整死張湯而後快,但苦於張湯的勢力如日中天,始終沒有機會下手。

很快,一個不是機會的機會來了。公元前115年,朝中發生一起大案:漢文帝陵墓的殉葬錢被盜!這可不是小事,莊青翟慌忙跑去和張湯商議,準備一起去向皇帝請罪。這不過是走個過場而已,張湯答應了。可是到了劉徹跟前,沒有任何預兆的,張湯突然變卦了,說巡視陵園是丞相的職責,跟御史大夫無關。言下之意,丞相有罪,自己無罪。莊青翟捱了張湯這記悶棍,頓時暈頭轉向。劉徹一如既往地相信了張湯的話,將此案交給他審理。張湯企圖藉此案大做政治文章,給莊青翟安上「知情故縱」的罪名。此罪名一旦成立,莊青翟必然垮臺,那空出來的丞相位子……

排擠莊青翟,其實是張湯下的一步臭棋。因為劉徹歷來對相權防範極嚴,他任命的丞相都是二三流人物,越是公認的一流人物,反而離這個位子越遠。若非如此,能力超群的張湯早就取代莊青翟,何至於當了七年御史大夫,還未被提拔為相呢?

張湯是研究劉徹的專家,不可能看不清這一點,雖然他和其他政客一樣,渴望擁有更大的權力,但此前他一直很好地隱藏著自己的野心,至少沒有讓劉徹察覺到。然而,智者千慮,必有一失。那天與莊青翟並列站在劉徹面前時,他的野心突然萌動起來。

那一刻,張湯真的是大腦短路了。

精明的朱買臣看清這是個機會,立即與另兩位丞相長史密謀除掉張湯。三人一拍即合,他們跑去見莊青翟,說張湯現在陷害你,無疑是想取代你的丞相之位,事已至此,只能拼個魚死網破了。莊青翟都被張湯逼到這份上,哪裡還會猶豫?於是他們抓捕了張湯的親信進行祕密審訊,然後散佈訊息說張湯親信已供認,張湯向皇帝建議的事情,他們預先都知道,因此靠囤積物資發了財,而張湯則坐地分贓。風聲傳到了劉徹耳朵裡,劉徹問張湯這是怎麼回事。面對欺君之罪,張湯當然極力否認。

但是,劉徹對張湯的這點猜疑心,讓朝野內外那股潛在的倒張勢力大受鼓舞,對張湯的其他指控很快接踵而來。劉徹一連派出了八批使者質問張湯,張湯一一辯解,拒不認罪。

(source: 大中國)

 

最後出馬的是趙禹,此人不愧是資深酷吏,他把事實拋到一邊,嚴厲責備張湯說:「你怎麼如此不懂規矩,當年你辦案夷滅了多少人家,如今有人家告你證據確鑿,皇上不忍心將你下獄,想讓你好自為之,你還真想接受審訊嗎?」

西漢從文帝時開始,就有公卿犯罪不面對刀筆吏的傳統,若遭皇帝嚴厲責問,公卿往往選擇自殺謝罪。所以趙禹這話是在提醒張湯:老弟,現在可是皇上要你死!

一語驚醒夢中人,張湯終於心如死灰。此時的他,和當年被他判處死刑的那隻老鼠一樣,沒有任何申訴的權力,只能任人宰割。於是,公元前116年,張湯寫下一封遺表,說了番感謝領導栽培之類的話,最後說:「陰謀陷害張湯的,是三位長史。」隨即自殺身亡。

張湯浸淫官場數十年,趙禹說的「規矩」,他並非不懂,只是堅信皇帝不會棄他不顧。可是這一次,他錯了。劉徹甚至等不及真相浮出水面,就早早地拋棄了他。張湯的一生功業、半世英名,就這樣毀於一旦。

張湯死後,朝廷查出其家中財產不足五百金(漢代的「黃金」是指含銅比例較高的黃銅,「金」是指普通的銅),且都是正當收入,與朝中大多數官員的家底相比少得可憐,「分贓」一說不攻自破。雖然這並不足以開脫張湯所有的罪名,但劉徹還是順水推舟地殺了三個長史,為張湯平反昭雪。這再次證明了,真正殺死張湯的並非那些莫須有的罪名,而是他的權力野心。

 

看完後是不是覺得Sophia小編在有錢人這麼想分享的歷史文化文章很好呢?想看更多好文,或是喜歡有錢人這麼想的文章的話,可以按讚追蹤每天來些正向能量快按讚並分享這篇「丞相貪汙自盡謝罪,皇帝一怒將其抄家!豈料抄出的金額,瞬間令百官慚愧!」出去給大家一起看看喔!

原文出處:大中國
想收到更多趣味新聞?請按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