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心

多少年來,信樂團的《海闊天空》仍然沒有過時,那一句「冷漠的人,謝謝你們曾經看輕我,讓我不低頭,更精彩地活」至今還被人津津樂道,好像很勵志,好像聲嘶力竭的吶喊就是逆襲,我倒以為,這樣的人骨子裡就是自卑。

我想說一說孤獨,很多人怕孤獨,離開人群就無所適從,一個人不知道吃什麼,一個人不知道做什麼,一個人不知道去哪裡,甚至一個人不知道回到哪裡,感覺一個人就只配得上游離。所以我們無時無刻不在妥協,迎合別人取悅自己,在相互排解孤獨感的過程中刷存在感,我被你需要,你也被我需要,可能只是錯覺,只是客套,只是習慣,只是給自己一個合群的理由。

因為怕孤獨,所以怕孤立。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意別人的眼光,也去揣度別人的想法,變得敏感,喜怒無常。現在最典型的臨床症狀就是時不時群發一條微信,看看自己被誰取關或拉黑了,真正驗證出誰背棄了自己,並不好受,嘴上罵罵咧咧同樣把對方從通訊錄清除掉也於事無補,這就像兩個人談戀愛,對方先提出了分手,自己怎麼做都是被動。

重拾自己

一切形式、任何層面上的背棄,終究會不斷發酵,最初只是一點心事,緊接著成為了心病,再後來一發不可收拾地鑄成心魔。其實誰需要誰,是順其自然的事,隨心隨緣,不必計較,更不必較真,更到不了誰看得起誰、又看不起誰的程度。我們對背棄自己的人咬牙切齒,就是對自己變本加厲的折磨。

我何嘗不是這樣折磨自己呢?高中畢業上大學後,我留在了成都,最好的朋友去了上海的名校,常來常往的兩個人,曾經好到穿一條褲衩都嫌多,好到被家長、老師誤認為是同性戀,距離使我們的關係驟然降溫,我還是日日惦記,臨近暑假或者是寒假,我就一個電話接著一個電話地詢問,什麼時候回來?什麼時候?但是他的態度開始變得冷淡,不置可否,回到成都也並未與我聯繫,我們最後一次通話至今記憶猶新,我問他什麼時候回來,他說早就回來了,我問為什麼沒告訴我,他說沒必要告訴我,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幾十年就過去了。非常坦誠地講,當時覺得他因為讀名校而看不起我,現在看來,我太在乎別人,而看低了自己。

後來我有多麼努力沒人知道,做出了一點小成績就沾沾自喜,還不時感謝冷漠的人曾經看輕我,讓我不低頭更精彩地活,有沒有更精彩很難說,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多年失聯的舊友束縛了我,困擾了我,迷失了我。

一個人

有些事要痛到骨子裡就會頓悟,人生來就是一個人,往生也還是一個人,孤獨來去。世俗說,活著依賴的是人脈,是關係,適者生存;我們也可以出世地看,活著依靠的是內心的宇宙,自信且自我。偶有朋友問起,瀟公公,你說我的星座近來運勢不錯,怎麼又有人說我的星座最近觸黴頭呢?我的答案結尾都會跟上一句話:「相信自己最重要」。

人與人之間會有交集,但更多的時候彼此平行,學會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旅行,一個人生活,「我」的價值不是被別人判定的,好好壞壞全由心生。總有一天會明白,這個世界上,沒有冷漠的人,也沒有誰在看輕我,那個時候才知道真正精彩地活。

文章部分內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想收到更多趣味新聞?請按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