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20歲的宋學文在施工工地上撿到了一條白色的金屬鏈,好奇地放進了褲兜裡,沒料到竟將厄運放到了自己身上。

這條不起眼的金屬鍊是有著巨大核輻射能量、對人體有著嚴重危害的伽瑪放射源!

一條金屬鏈毀了他一生  

宋學文是吉化建設公司安裝公司的季節工。1996年1月5日早,宋學文到工棚取了電暖器,準備去5號裂解爐施工現場。

經過4號裂解爐時,他發現在地上薄薄的白雪中有一條長約8釐米的白色金屬鏈。

宋學文當時覺得挺好玩的,便彎腰撿起來,順手放進了右膝的褲兜裡,隨後便開始工作。  

可沒過多久,宋學文突然感到噁心、眩暈、四肢無力。上午10點左右時,他開始嘔吐,幾乎每10分鐘吐一次。11點半時,宋學文向隊長請假回宿舍。

可躺下沒多久,他嘔吐得更劇烈,幾乎每一兩分鐘就吐一次,吐得他腹內疼痛難忍,在床上翻來覆去。

下午四點鐘時,宋學文實在挺不住了,大聲求援。一個半小時後,隊長金光輝和工友們急忙將他送往醫院。

看著宋學文難受不已的樣子,隊長突然問他:「你在工地有沒有拾到一條金屬鏈?」宋學文有氣無力地說:「就在褲兜裡。」

那條金屬鍊是昨晚遺失的用於工藝管線探傷的伽瑪放射源,它對人體有強烈的輻射作用,危害極其嚴重!

至此,強烈的放射源已經在這個可憐的青年身上無情地輻射了近十個小時!  

1月7日下午。宋學文被送往北京市中國人民解放軍307醫院———這是全國惟一的放射病防治中心。

這時,宋學文的身體已被嚴重輻射,病情日趨惡化,因幾經輾轉,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

這個曾經是長跑運動員的英俊青年在短短的三天裡就變成了奄奄一息的危重病人。  

在307醫院,宋學文被送進了高危病房,醫院迅速組織進行搶救。

這時的宋學文由於受到嚴重超劑量的輻射,他的右腿腫得比原來粗兩三倍,腫起的皮膚呈白色,上面布滿水泡,且已彎曲變形無法伸直。

左手臂也腫起來。血液的白細胞下降到500(正常人為5000—10000)。由於疼痛難熬,宋學文只好靠服用特效止痛片和注射杜冷丁堅持著。

從1996年1月13日開始,宋學文先後進行了七次手術。此後,他的病情逐漸趨於穩定,但卻留下終生殘疾:雙下肢高位截肢,左前臂中段截肢,四肢中僅剩下右臂和左上臂,右手指殘損畸形,五指無法彎曲,並且失去生育功能。

其實這種放射源說不定在野外就會有,所以大家看到項鍊的時候不要隨便的去撿起來!

放射源是採用放射性物質製成的輻射源的通稱。放射源一般用所製成放射性核素的活度標識其強弱,也可用射線發射率或注量率標識其強弱。

習慣上將無損探傷、放射治療、輻射處理所用的高活度或高射線發射率的放射源稱作輻射源(radiation source)。

以放射源為基礎的射線應用技術在工業、農業、醫學、資源、環境、軍事、科學研究等領域有廣泛的應用。

放射源發射出來的射線具有一定的能量

放射源,它可以破壞細胞組織,從而對人體造成傷害。當人受到大量射線照射時,可能會產生諸如頭昏乏力,食慾減退,噁心,嘔吐等症狀,嚴重時會導致機體損傷,甚至可能導致死亡;但當人只受到少量射線照射時,一般不會有不適症狀,也不會傷害身體。

想收到更多趣味新聞?請按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