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雲縣城的劉陽老人從外地旅遊回來,卻帶回家一老太,讓兒子大為不解,也堅決反對老人和老太在一起,屢次為難老太,老人只好拿出一張陳舊的婚書,揭開一段塵封的往事兒。

老人年輕的時候,因為成分問題,被下放到龐雲縣竹井鄉王家營勞動改造。當地生產隊長的女兒喬娟因為仰慕他的才華,不顧世俗眼光,總和他在一起。在他下放期間,雖然屢遭打壓,但因為有喬娟的照顧,讓他堅強的活了下來,還和她生了一個兒子。

老人在王家營改造了7年,終於能夠回城重返工作崗位時,他才告訴喬娟,他是結過婚的人,不能帶她回家。喬娟抱著兒子在痛哭一場之後說,她這輩子除了他,再也不會嫁人。

老人獨自離開了那裡,回到老家。老人的老家在民餘鄉趙店村,他的結髮妻子叫李小翠,和他的母親一起住在趙店村,下放之前,老人在縣城裡當老師,下放那幾年,一直是妻子在家中照顧他的老母親。

 

老母親想抱孫子想得發瘋,但兒媳婦肚子就是不爭氣,後來他告訴妻子,他下放的時候與人生了一個兒子,想把兒子抱回家,了卻老母親的一樁心願。妻子很詫異,但為了老母親,她默默接受了他的提議。但是,當他和妻子去王家營想要回孩子時,喬娟無論如何也不同意,二人無功而返。

幾天之後,妻子留下一張字條,悄悄的離開了家。字條上寫著,她不能生孩子,對不起他,讓他去把王家營的喬娟接回家過日子。老人四處打聽妻子的下落,找了一年多也沒有找到,於是他就去了王家營,接回了喬娟和兒子,幾年後一起般進城裡。

老人與喬娟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在他仕途的兩次重要機遇中,因喬娟的干預而泡湯,以至於他當了一輩子的中學教師。

他一直記恨她目光短淺,兩人的感情非常一般,經常吵架。因而,那麼多年,他並沒有與她拿結婚證,兩人只是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不相干的人,喬娟也終究沒有得到名分而遺憾離世。

他們的兒子在高中畢業後,進了一家工廠工作,不過,老人還是給兒子在市中心買了房子,娶了媳婦。兒子雖然知道老人與他母親的關係不好,卻並不知道他們之間只是一樁事實婚姻。

老人與保姆相遇,非常偶然。在喬娟去世後不久,老人就隨小區的人一起外出旅遊。在那個旅遊景點,老人竟然見到了正在四處拾荒的結髮妻子李小翠,歲月雖然抹殺了她的容顏,但是老人對他思念的情結,卻一直鐫刻在腦海中。

看到李小翠以拾荒為生,老人就覺得這些年她肯定過得不好,當獲悉她一直沒有結婚時,老人頓時流淚滿面,當即決定要接她回家。

老人旅遊回來,兒子就聽小區的人說,老爺子在旅遊區撿了一個拾荒老太太回家。兒子一聽,心裡就不高興了,連忙來到老人家中,看到老人果然帶回一老太太,當即指責父親說,他母親剛去世不久,老人就要找新歡,這也太對不起他母親了。老人原本想跟兒子解釋他和喬娟、老太太之間的往事兒,但他知道一時半載說不清楚,就說老太是他找回來的保姆。

 

兒子看著李小翠,眉頭不由擰成了疙瘩,這老太太看起來比老人年齡還大,身體又單薄,她哪裡能照顧好父親?於是,他就在心裡琢磨,老人肯定是喜歡上這老太太了,萬一他們結婚,以後老人的財產能不能落在他手裡,可就不一定了。於是說,要找保姆也得找個年輕的,這麼老怎麼能照顧人?

老人就說,李小翠當保姆要錢不多,他也滿意。見老人主意已定,兒子也不好再說什麼,就指著李小翠說,要好好照顧老人,別想著打老人財產的主意。

和李小翠在一起的日子,老人心情開朗了很多,兩人一起買菜、散步,儼然一對牽手多年的老夫妻。兒子看在眼裡,心裡卻極不舒服,母親在世時,老人對母親可從沒這樣過。

於是,兒子就想著,一定要找機會把老太太趕走。但是因為一切費用都是老人自己支付的,雖然兒子經常挑剔李小翠的飯不好吃、房間打掃不干淨,卻不是能辭退保姆的理由。

 

一晃五年過去了,李小翠突然病了,住進了醫院。兒子一看,這不是正好趕走保姆的機會?於是三天兩頭在老人耳邊吹風,說老人沒有義務幫一個保姆看病,有時候還當著李小翠的面說出很難聽的話。

老人拿出一張發黃的結婚證書,指著上面的名字,鄭重其事的對兒子說,面前的保姆是自己的結髮妻子,他和兒子母親喬娟並沒有領取結婚證,還含淚講述了他和李小翠、喬娟之間的往事兒。

 

兒子聽後,不能理解老人的心情,反而說老人是個騙子,心裡裝著別的女人卻和自己的母親過了一輩子。實際上,老人在自己的母親去世後,就和喬娟談過,他們的結合是那個錯誤年代種下的果子,他不會與她結婚,但喬娟卻一直不肯離開他,以至於兩人在一起30多年都不幸福。

老人不想與兒子解釋那麼多,兒子臨走時,氣咻咻的說,以後他再也不會管他的破事兒。

兒子離開後,老太太說,他應該與兒子好好談談,萬一兒子不同意他們在一起,她依然可以離開。老人無奈的搖了搖頭說,兒子眼裡只有他的財產,談與不談都是一個結果,不管怎樣,誰也別想再把他們拆散。

原文出處:toutiao
想收到更多趣味新聞?請按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