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27300866794.jpg


寺院的中心為禪堂,是為了求得見諦、悟道所在。禪堂有四大法器:鍾板、香板、散香、慧命台上坐木魚。
 
禪堂內分東西兩大廣單,中有佛龕,內供毗盧遮那佛,佛龕後有維摩龕,廣單上每年請職貼單條,分東西兩序。東序有堂頭大和尚等列職;西序有首座、西堂、後堂、堂主。
  
禪堂每日以鍾板作為禪者行坐參修的主要生活引導,因此,禪堂的鐘板就是大眾的號令。《大比丘三千威儀》卷下載:「於布薩、誦經、集合眾僧、飯食等,皆可敲鳴鉗椎」,所謂「龍天耳目」,必須相當尊重。鍾板的配合有時是臨濟宗的「一鍾一板一木魚」,有時是「二板一鍾一木魚」,或者「三板一鍾一木魚」,都代表了一些特殊的意義。總之,禪者的生活,不用語意,每天在單純的號令下,井然有序。


1482730086641.jpg  
鍾板:鍾板懸掛於香桌上方,鐘上板下,規格隨禪堂的大小而有所不同。禪門五家鍾板,各有特色,橫式代表「橫遍十方」,直式代表「豎窮三際」,圓式代表「圓滿報身」。鍾板是禪堂大板香、起香,掛二板講開示、止靜及揚板所用。臨濟宗鍾板一日作息「四止四開」的主要訊號。
  
催板:靠近鍾板,掛在牆上的一塊較小的板,為跑香中站板及講開示後,催促再次跑香之用。
  
木魚:放置於維那香桌上,為起香、抽解、小香止靜、開靜之用。
  
叫香:以兩片長方形木塊互擊出聲,為集眾進堂、跑香中催香;抽解小凈後,警示進堂坐香及開靜後,維那示意下坐之用。
  
引磬:如碗狀的小鍾,以小鐵枹擊之。於其底部中央貫紐,附有握柄,便於把持。為大板起香、揚板與鍾板三結三交及開靜,問訊出堂之用。
  
香板:禪林用以警策修行之木板,形如寶劍,依使用目的不同,分有多種。

14827300862202.jpg


禪堂乃是選佛場,禪宗要地,規矩嚴謹,所謂:「開萬聖之圓乘,闡佛祖之慧命,弘宗門之大範,造學者之佛國」。舉止要有規則,自然肅靜無聲,大眾方能安心參禪,剋期取證,行住坐臥,自班首乃至清眾,均有儀規可循。
  
行香
  
行如風,如風之行止無跡,不得回互盼顧,穿長褂不能抄手,須徐徐行步,輕輕擺手。行香擺手左手擺三分,右手甩七分,須順圈子而走,不得穿堂直過。進堂不問訊、不合掌,不得抄手而行,須兩手垂直,不得東張西望,不得低頭或昂腦,不得掉頭顧視,不得交頭接耳,必須將頭靠衣領,端嚴整肅。行走與前人相距三塊磚,行走近人之前,而失行之威儀。
  
住立
  
立如鬆,如鬆之挺直無有偏斜,不得以兩手抄後,不得叉手而立,必須雙手垂直,站立腳跟對齊,前八後二站定,端正無偏則心地公直矣。
  
坐香
  
坐如鐘,如鍾之安穩,不稍動搖,凡坐香皆跏趺坐,單跏趺即右腳在下左腳在上;雙跏趺即先左腳放右大腿上,再右腳放在左腿上。將底下兩大服角,先包右腿,後包左腿,再包兩膝,名為「兩把半」。膝頭平位邊,頭靠衣領,手捧彌陀印,坐香必須端身正坐,身端則心正,心正因直,因直則果自不紆曲矣。不但坐香,即一切處,人前背後亦然。
  

  
臥如弓,佛製四大威儀,臥時皆右手枕頭,左手搭膝,兩腿相疊,不得掉舉,不得仰睡,仰睡名修羅睡;不得左手枕頭右手搭膝,此名畜生睡;不得覆睡,覆睡名餓鬼睡;不得伸兩腳睡,伸腿名死人睡,皆不吉祥臥。吉祥臥者,十方諸佛同臥,歷代祖師同臥。不依吉祥臥者,乃蠢動含靈,六道四生同臥,所以天堂、地獄,凡聖兩途,隻在臥時一念。

1482730087234.jpg


「禪七」,剋期取證之禪修。禪七,通常以七天為單位,可連續七個星期,長達四十九天。禪七中隻能在吃飯、大小解,離開禪堂,餘此都在禪堂內跑香、坐禪。打七期間不上早晚殿,早晚殿由悅眾師父誦持。

起七
  
是禪七的開始,按照江西雲居山《雲居暫行儀規》的規定:
  
起七的當天早上,僧眾早晚殿後回到禪堂,班首、維那在佛龕前站立,眾人分東西站立,不問訊,等候傳牌。大和尚的侍者捧「起七」牌進堂,居中一舉,再向西一舉,中間一舉,向東一舉,中間一舉。走向佛龕東邊,向維那一舉。維那合掌問訊接牌,向上一舉,維那師將「起七」牌交給香燈師,接放佛龕東邊,後掛禪堂門口。同時,當天上午灑凈,晚上禮祖,然後到方丈樓向大和尚「告生死假」,表明自己的決心,希望通過禪七中的修行,能夠了脫生死。
  
僧眾回到禪堂後,在佛龕兩邊站好,監香出位行禮。然後,維那師率領悅眾或方丈寮,迎請大和尚主七。到達禪堂,大和尚執香板,然後說法。說後,將香板卓地立:「起」!當值師催板,眾監香答「起」。這也是改變腳伐的號令。僧人低著頭,身彎三分,兩手重於腿側,踮腳跑,每一個班首喊一個「起」,從首座順序喊,維那末後接一個「起」字。維那喊「起」字時,隨手將香板繞一圈,走向香桌。這時有去解手的可以出堂,稱為「小圊」。維那還喊「小圊趕快」,催眾抓緊時間。所有的人回到禪堂,開始坐禪,稱為「養息香」。開靜後,護七散杯子,勘茶水、發包子,吃過,收杯子,開始跑香。


14827300875490.jpg 


禪七開始後,每天坐香12支香,跑香12支,總共24支。坐禪的12支香分別稱為:早課香、早板香、早四支,早六支香,午板香、午四支香、晚課香、養息香、晚四支香、晚六支香、晚八支香、晚十支香。
  
禪七每天所行的二十四支香,有著完整規矩,這是一個寺院主修特點。規矩者可參考《雲居暫行儀規》。
  
經過一個禪七或七個禪七的磨鍊,主七和尚要考察大眾的成就,這稱為「大總考功」。主七大和尚考完後,還有持香板打警策,講開示等。

14827302344549.jpg

  
大眾開靜後,排班到韋馱殿請主七大和尚解七。主七和尚到禪堂後,先說法,然後直指圓相,說道:「解」!接著,大眾禮拜感謝主七和尚、班首等職事的奉獻。晚殿前,還要禮祖,到方丈樓「消生死假」。整個禪七就告一個段落。


14827300876549.jpg

想收到更多趣味新聞?請按讚!